接受美学在阅读教学中的应用

接受美学在阅读教学中的应用


黄滨


  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的接受美学与以往把文学研究的重点放在文学作品本身的文本中心论相对,明确提出了读者中心论,强调读者不可低估的能动作用,强调读者不可或缺的、具有决定意义的创造,由此给予文学和美学研究中的传统思维模式以有力的冲击,引发了文学和美学研究领域的重要变革。接受美学认为,作家完成的文本还只是一堆印刷符号,它是一个多层面的未完成的图式结构,有着不确定性。文本意义的实现必须靠读者通过阅读对它具体化,以读者自己的感觉和经验去填充文本描写的空白处,把作品结构组织起来,从而使文本的不确定性得以消除,这才有可能达到阅读的目的。它认为文学作为一种活动存在于从创作活动到阅读活动的全过程,存在于从作家→作品→读者这个动态流程之中。这三个环节构成的全部活动过程就是文学的存在方式。因此,接受美学的文学观,是以读者为文学活动主体的文学观,它把文学的核心由作者、作品转移到了读者,认为是作者和读者共同创造了作品,而创作过程是由读者来完成的。
  我们把接受美学应用于阅读教学中,就会发现,阅读活动就其实质而言是一种寻求理解和自我理解的活动,是读者(学生)与作品(课文)的对话和交流活动。因而,阅读教学决不应是教师向学生诠释一篇篇的课文,而应把学生真正放在学习的主体位置上,充分发挥其在学习中的自主性、能动性和创造性。
  1.运用接受美学培养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学生学习的自主性主要表现为具有独立的主体意识,能在老师的指导下独立地感知教材、理解教材,并能应用于实践。在接受美学看来,由于作家创作的作品具有不确定性,需要读者用自己的经验和情感去渗透作品,把作品的不确定性和空白结构按照自己的理解组织起来,从而得出作品的意义。也就是说,作品的意义既不是作家通过作品直接告知的,也不是老师通过讲解告诉学生的,应该是学生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和情感体验独立地感知、理解的。比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一诗究竟要传达怎样一种情感、表达怎样一种意旨呢?这是具有不确定性的。假如教师不是先入为主地向学生讲解:诗人通过抒发对康桥依依惜别的深情,表现了对个人自由天性的追求,从侧面表现了五四以来的时代精神。而是放手让学生独立去读,学生在独立的精神状态下,调动已有的经验,融入主体的情感,独立地品味诗的语言,就可能会有种种不同的理解。如理解为这是一首苦涩的爱情诗,心爱的姑娘是那样的美丽——诗中种种美的意象都是对姑娘的比喻,然而美丽的姑娘却可观而不可得,于是苦涩的“我”只好带着深深的爱意无奈地与姑娘惜别,诗中反复出现的“轻轻的”、“悄悄的”正是这种怜爱却又苦涩的心境的体现。也可能从诗的情与景的和谐统一入手,重点感受到对康桥美丽景色的描写,将爱与眷恋的情感与对自然美景的歌咏融为一体,亦情亦景,情景交融,抒发一种深沉而美丽的情感,目的在表现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美丽,等等。这些理解可能与作家的创作意图不相符,也可能与老师教案上准备的不一致,但却是学生自主感知到的,且是合理的、“无错误的”,因而是应当充分肯定的。在这样的学习状态下,学生学习的自主性自然能得以发展,所培养出的学生也就不会是缺乏自主的盲从的人。
  2.运用接受美学培养学生学习的能动性。学生学习的能动性主要表现为在学习活动中的自觉性、积极性和主动性,如迫切的学习愿望、强烈的学习动机、高昂的学习热情、认真的学习态度等。接受美学确定了读者在阅读活动中的中心地位,认为读者不是被动地接受作品,而是主动地认识作品、创造作品。因为任何作品都存在“不确定性”是一种多层面的未完成的图式结构,它具有很多“空白处”,只有当读者将自己的生活体验融入对作品的阅读中,才能对作品进行“具体化”,把作品的“空白处”填充起来,这时,作品的意义和价值也才能真正得以实现。换言之,阅读活动即是读者主动与作品“对话”的一种交流活动,是作为阅读主体的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能动参与。在这样的阅读活动中,学生不用去揣摩、追索作家究竟在作品中表现了什么,作品的本意究竟是什么,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生活情感、人生体验去对作品作大胆的理解和判断。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的学习愿望、动机、热情等才能得以激发,因为他已不再是被动的知识“接受器”,而是发展自我知识与能力的“生成器”。如李密的《陈情表》,李密在文中极抒了其苦情之惨、亲情之深和忠情之诚,意在以此打动晋武帝。于是,“晋武帝览表,嘉其诚款,赐奴婢二人,使郡县供祖母奉赡”,使之先尽孝后尽忠。晋武帝固然是从他的情感体验的角度去读的,因而才有这样的结果。那么今天的中学生读这篇文章是否也会有如晋武帝般的感受呢?显然,今天的中学生无论是生活经历、人生体验、价值观等都与晋武帝迥异,其对文章的感受和理解也会大不相同。如果我们还以晋武帝的解读结果喋喋不休地向学生讲授,势必会压抑学生学习的能动性。
  3.运用接受美学培养学生学习的创造性。学生学习的创造性主要表现为学习上能举一反三,灵活运用知识,富有丰富的想象力,善于提出新的见解,善于利用所学的知识解决实际问题等。接受美学认为,作品的意义,只有通过读者的阅读才能得以建构,它的生成与存在离不开读者的阅读创造。任何作品只有在阅读中被理解和接受,其意义和价值才能得以实现;也就是说作品的意义是依赖于读者的创造性理解赋予的,即读者对作品意义的创造性理解是对作品意义的真正揭示。总之,读者阅读的过程是作品意义的不断创造的过程,阅读活动就其本质而言是一种创造活动。因而,我们在阅读教学中应放手让学生在阅读中创造,鼓励学生不因循守旧,不人云亦云,敢于大胆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这样才有利于学生创造性的培养。例如,笔者在指导学生学习钱钟书的《读〈伊索寓言〉》时,就提示学生:就钱钟书对其中九则寓言的解读结果,提出自己有别于钱钟书的新的看法。学生在自己独立的阅读活动中,提出了很多颇有新意的观点,如有的认为蚂蚁和促织的故事,应该讽刺的不是靠他人养活的人,而是那些生前不能养活自己的人;有的认为蝙蝠的故事中蝙蝠不必“反过来施用”其方法,而应充分利用自己似鸟又似兽的优势,从而讽刺在现实中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人;有的认为天文家的故事中,“下去以后,眼睛还往上看”的人不应受到嘲讽,它体现的是一种即使遭受失败,也要积极进取的可贵精神;就乌鸦的故事,有的认为乌鸦爱美之心可取,在现代竞争社会中,既要讲究内在的修养,也要注意外表,才可能在竞争中取胜,同样,商品也要讲究外包装才有竞争力;就老婆子与母鸡的故事,有的认为不应是讽刺“大胖子往往是小心眼”,而是说明应按客观规律办事的道理;还有的认为驴子与狼的故事讽刺的仅仅是狼的愚蠢,等等。这样的阅读活动对于培养学生大胆质疑、提出新见的精神起了积极的作用。
  可见,我们将接受美学应用于阅读教学中,对培养学生学习的主体性是大有益处的,有利于培养主动学习、积极思考、有创见、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人。这样,也才可能让学生真正回归其学习主体的位置。

《接受美学在阅读教学中的应用》有5个想法

  1. 2013年春节过后,我把两个儿子从我们南阳“名校”十七小转出来,如今他们在信阳光洲书院健康快乐地成长。今年元宵节我从台湾环岛游回来之后,立即辞职,以最快的速度走出体制教育,带着全家,现在正走在张清一先生开创领导的新教育道路上。因此,与万恶的旧教育、假教育说再见。我已经在新浪开博半年,点击量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有想继续结缘的朋友,或想了解新教育的朋友,请到那里,我们再会。教育张清一的博客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zhangjianbai 我的新浪博客名为 ——光洲书院飞黄万里,http://blog.sina.com.cn/u/1775941307
    我的QQ号380488937
    特此声明,希望真心关心孩子学习的家长,真心关心学生教育的教师,真心关心自身成长的朋友,都能与我一路同行!
    再见!

发表评论